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
马里的乡间女性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11-04-07【字号:
 

中地几内亚——马里经理部 贾志红

  我很可怕吗?当我向这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走去的时候,正在安静的田野里玩耍的她吓得嚎啕大哭,是那种恐惧极了的大难来临的哭泣!为了不让小家伙过于恐慌,我匆匆地拍了一张照片后,就很郁闷地离开了。唉!一直以为自己慈眉善目,全世界的劳苦大众都喜欢呢!平生第一次用微笑吓哭了一个孩子!小女孩稀疏的头发,被一撮一撮地扎起来,就像顶着一头的小绒球,耳环项链手镯,能够给她带来美丽的东西一样都不少!

  在芒果园里,我遇到了一位少女。她伸出手向我讨要扎头发的彩色发带,我豪爽地从头上撸下来,送给她。我的头发散散地披在肩上时,她羡慕地过来抚摸,边摸边喊:cest bon!然后又指指自己的头发,很失望地说:cest pas bon!我就很得意,我懂这两个常用的法语,cest bon是很好的意思,cest pas bon恰恰相反,是不好的意思。黑人姑娘们的头发,一撮一撮地长,像荒漠里的草一样干枯,她们就在那永远也长不长的柔软头发上,接上长长的假发,辫成美丽的辫子。几乎所有爱美的马里女性,都戴假发。如果哪一天没有戴假发,那就一定会有一方鲜艳的头巾,美丽地遮住荒芜的头皮。当一个东方女性,不经意地抖动她很寻常的长发时,黑姑娘们的眼里总是放出毫不掩饰的羡慕的光彩,一如我痴痴地看她们凸凹有致的款款身材。上帝赐给黑姑娘们妖娆袅娜的身段,却不给她们如瀑的头发,上帝挺公平?<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